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正版找生肖图 >

刘楠祺×余中先×王家新×杨芳州:“不属于任何类型却包罗万象”

发布日期:2021-09-12 10:48   来源:未知   阅读:

  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深受埃德蒙·雅贝斯思想影响和启发,他如此描述《问题之书》:“一枝遒劲而古拙的根被发掘出来,根上曝露着一道年轮莫辨的伤口。”然而埃德蒙·雅贝斯的影响力不止于欧洲,可以说在美国掀起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影响浪潮更大,其影响亦更加走向纵深。美国著名诗人罗伯特·邓肯以及小说家、诗人、导演保罗·奥斯特等思想界、人文艺术界深受埃德蒙·雅贝斯独特语言魅力的思想与精神影响之精髓。

  2021年6月19日15:00,纯粹读书会(第140期)邀请翻译家刘楠祺,作家、翻译家余中先,诗人、翻译家、评论家王家新及主持嘉宾,编辑、译者杨芳州做客北京SKP 4F SKP RENDEZ-VOUS,共同探讨法国后现代主义大师埃德蒙·雅贝斯“不属于任何类型却包罗万象”的《问题之书》《相似之书》背后所蕴含的丰富的文学、历史与哲学深意。

  嘉宾介绍刘楠祺,北京人,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专业。雅贝斯在中文世界的首位译者。文学译著有波德莱尔《恶之花》《巴黎的忧郁》、耶麦《晨昏三钟经》《春花的葬礼》、雅贝斯《问题之书》《相似之书》等。余中先,浙江宁波人,中国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专业研究生班,曾留学法国,在巴黎第四大学(Paris—Sorbonne)获得文学博士学位。曾任《世界文学》杂志主编。

  长年从事法国文学作品译介工作,翻译介绍了奈瓦尔、克洛代尔、阿波利奈尔、贝克特、克洛德·西蒙、阿兰·罗布-格里耶、昆德拉等人的小说、戏剧作品三十多部。获法国政府授予的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18年8月11日,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王家新,诗人、翻译家、评论家,策兰在中文世界的主要译者、也是第一个策兰作品中文译本《保罗·策兰诗文选》(2002)的主要译者。多年来,他的创作和翻译,包括对策兰的倾心翻译和研究,已在中国诗歌界、文学界和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和深刻的影响。

  话语一经表达便分崩离析,我们可从中发现时间尽头隐匿的沉默,那正是话语竭力想把我们推进去的地方。在那儿,我们曾希望抵达字词的尽头,一如抵达我们自身和世界的尽头,我们曾希望诉说盐和未竟之梦,我们沉甸甸的灵魂充满了对出生与爱的渴念,一如向往蓝天的浪涛。

  进入自我,便觅及虚空。进入词语,便觅及缺席。那些乳白色的门,我们只能将其视为从天空到天空的通道。

  沉默中,人能寻觅到人么?渐渐地,路舍弃了路,而世界在自身并不存在之处发现了自身。

  人之命运的沉重,缘于其最初行为的无端,犹如重重阴影漫过沐浴着光的表层。但白昼自有其时辰与节奏。在我们所看重的生活中,所有相遇都是无端的,那些中断或成就了相遇的事件同样无端。

  黎明不只是一种希望,它是个蒙选者,浑身散发出清新的激情。在焦灼等待即将发生的一切时,人摆脱了束缚,在终获自由之时,他可以饱餐永恒。人之庄重,在于其开放和高尚的行为,在于将融入其生命中的瞬间放空。他再无任何期待,日复一日地在某种无尽的期待中死去。

  在求知的意愿中,人谴责无知,并以此全部指向庄重;但正是求知中最关键的那一部分斩断了我们与知识之树的联系,并开启了无尽机遇的可能。

  惊奇——任由自己惊奇,被动地、难以察觉地达至感受一切的境界——便是创造的活力和契约。在已见、已思之上很难有所建树,但新的所见所思会随着发掘、建设和完成而出现。因为完成依旧是另一个开端。

  死亡是无端行为中最为出类拔萃的行为。创造意味着模仿死亡,即模仿造物主的勇气与想象。死亡存在于未来的万物当中。因此,人必须通过死亡去求索绝对。

  字母表中的字母与死亡同属一个时代。它们是死亡在各个阶段渐次转化出的符号,是某种永恒的死亡之死。但是,也有一些被字母觊觎的符号,那是一些已被抹去,但在被命名之物的中心又被行为重新创造出的符号。就像鸟儿起飞时虽然飞翔动作各异,但那不正是鸟儿在刺破青天的同时,书写和重复使用着那个通用的、左右我们命运的“删除”符号么?呵!这个被书写的世界因鸟儿而死去,因鸟儿而再生。问题之书

  因此,庄重便是时间之外对死亡时间的觉悟,那既不是被毁灭的时间,也不是对随机挑战的迂回,而是向边缘与奇迹之世界的回归,人正是从那儿永遭放逐的,犹如孱弱的胎儿在黑暗的母体中足月后便被逐出了爱的子宫。

  一颗星的诞生犹如一个孩子的降生。空间收缩,并在炫目的死亡中喷射出无数封闭的宇宙。能将一个人的存在对应全部星空么?宇宙初次爆炸时永恒便建立了。人永生永世繁衍不息,才能与满天星斗呼应。或许,最后一个人将与最后一颗星一同陨灭。

  觉知死亡,意味着拒绝任何无视黑暗阶段的价值体系,香港六彩救世网在此,人首次涉足黑夜的奥秘。死亡既是某种希望的丧失,也是某种希望的允诺,白昼无时无刻不在竭力追求这一希望。存在或非存在,就是那荒诞的大限中的某道直至清晨都在闪烁的神秘幽光。

  每一次临终都是某个世界痛苦的孕育周期,它由灵魂的狂热与极限设计,并以捯气与叹息揭示。

  如何创造我们的未来?生命从不认为自身无益或虚妄。只有借助于生命,死亡才能抵达死亡。

  生命以其生存的意志将自己的岁月与天空的死亡相协调。宇宙和人因此拥有了同样的未来。但天空和人都不可能确切地知道自身终结的那个瞬间——或上千个瞬间——不可能确切地知道自身永远终止死亡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一秒。他们将在最猝不及防的瞬间毁灭。因此,觉知死亡,并不意味着与死亡迎面相遇,反倒是要深入生命之中,去迎接赭石色的新生。

  因为宇宙首先是各种色彩的光谱。随着色彩渐次失去光泽,它们又像那些在回声中衰减的呼号一样,与沉默那世上最广袤的水库相遇,在那儿,被光线锁定的星辰正驻足畅饮。

  ……于是,我梦想着一部作品蜿蜒于黑夜当中,在那儿,万物出生前便会死去,在那儿,叙述有如死亡之树的果实。)相似之书

  造物主在造物主之前和之后。造物主死于创世和创造自我之时;这就是说,他死于复制他的死亡。

  创世使造物主和人神圣化,其空无也连带着一并神圣化。香港马会2020开奖给果!海洋存在,是为了章鱼的生长;天空存在,是为了星辰的奇迹。空无是一个同时笃嗜存在与死亡的元素。

  这种荒诞的行为早已无端发生,但对那个决意死于自身的人却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书中,词语纷纷扬扬落下,如同自以为能从无垠中扯下一片天空而遭雷殛的鸟儿。

  如今我相信——慢慢地,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真实,而书的真实即有赖于此——这类常规性的叙述并非本书的主旨,我想说,它与本书无关。

  自称小说家或叙述者的那类作家是写不出这本书的,因为他们压根儿不会对此感兴趣,甚至会认为它分文不值。

  小说家可以用一本小说把这本书比下去——而不是相反;因为小说家会以自己的人物强力介入并借其代言,任由各种声音天马行空。这本书会被这些人物践踏,其声音也会被这些人物的声音淹没。

  蔑视距离的荒漠向睡卧沙地的游牧者耳中揭示出所有人与兽的在场。本书中,世界也是通过我们的听觉而得以呈现;一步一步地,仿佛于无声处走来。

  人无法通过赢得战争而径直走向真实,因为真实是虚空的告白。只有输掉战争才有望得到真实。此即为何所有伟大的书会让我们两手空空,悲惨而一无所获。

  有朝一日如果我写小说,我就会离开本书,也会将它丢弃;但不会毫无廉耻。我不会矜夸自己的胜利。也不会当众秀我的肌肉。我会力求使自己的声音谦卑,哪怕枝干被斩断,终有一天也会在根系中找到受伤的大地和纸页的声音。

  共同的死亡是对和谐的求索。写一本书,就是要使自己的声音和纸页边缘的实际声音结合起来。这意味着要谛听那二十六个字母像二十六条瞎眼的鱼一样在墨水中嬉游,此时,它们尚未来到世上被我们看到,也就是说,它们尚未固化在最后一声爱的呼唤中死去。于是,到那时,我将说出早该说出的话,而每页纸对那些话都已了然于心。这便是为什么格言会成为本书最深刻的表达形式,它既可以让边缘呼吸——因为它自身携带着书的呼吸——又能同时表达出宇宙。

  踏上一条条浓荫密布的小径,在那儿,我甫一动手写作就遭到拒绝,我怎能不为此付出代价?这是一本不可能写成的书,却在话语的中心写就,很快,在词语的尽头,在我的尽头,我已经不克将其打断,也无法跟上它们的脚步。

  奋而反叛造物主的人既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刽子手。他是在生与死为同义词的地域与死亡搏斗。

  那位哲人——某个被其社团拒绝承认的哈西德派[1]大师——教导我去怀疑语言,因为音节处于受奴役的状态——这是我自己翻译过来的——只有很小一部分真实徒劳地试图维系真实。此外,他还把从沉默话语中奏响的希望之歌赞为美德,但,这欢歌深处怎会有近乎呜咽的巨大悲哀?因为,这是死去的字词和永恒的字词之歌,它不入凡俗之耳。

  [1]哈西德派(le Hassidisme),犹太教神秘教派之一,18世纪上半叶出现于波兰和乌克兰的犹太人中,是反对官方犹太教(特别是拉比派)的派别运动。

  (选自埃德蒙·雅贝斯《问题之书》(下》《时间的恐惧》,刘楠祺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

  《不践约书》是茅盾奖得主、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张炜的重磅最新长诗力作。该作品虽然以诗歌为表现形式,以爱情为呈现线索,但实际上已经超越传统意义上的诗歌概念和边界,作家调动人文、思想、历史、哲学、文学、艺术等综合手段,以强大的精神背景和调动超出常人的写作能量,打造出的一个具有巨大冲击力的复合性文本,可以视为其代表作《古船》《九月寓言》的另一种呈现方式。

  苇岸最新、最全、最严谨增订版本,由苇岸生前挚友、著名作家冯秋子受苇岸家人委托,历经数年整理、选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10月倾力呈献。新增苇岸遗著:散文、随笔20篇、诗歌22首、书信1封、译文2篇,共计45篇(首);此外,延用的苇岸《后记》,附录的《苇岸生平及创作年表》和《苇岸作品的后续传播》,对于记录苇岸生平和研究苇岸及其创作,提供了更为全面、准确和翔实的史料信息。

  苇岸日记从1986年1月1日记至1999年4月6日入院接受治疗止。1年为1辑,三册日记共14辑,总量近80万字,加上附录《苇岸书信选》《苇岸生平及创作年表》《苇岸作品的后续传播》等,全书总量90万字。他的日记多有对于大地道德信念、切身体验的自然与人文进程的叙述,及与作者交往的不同年代作家,他们的阅历、观念、创作状况和个人意趣,所处时代影响下的文艺现象,亲历半个中国的旅行见闻,阅读过的诸多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类著作。

  骆一禾,一位被低估的诗人、编辑和批评家。《春之祭:骆一禾诗文选》是由骆一禾的代表诗作、诗歌评论、书信等汇编集成。精选收录骆一禾代表性短诗59首、中型诗14首、“祭祀”系列诗9首、长诗《世界的血》,诗论及创作论6篇,诗歌评论5篇,书信7篇。从诗歌到文论,从评论到书信,全面立体呈现诗人的精神世界及其所处时代的文艺风潮。# 戏出年画(上下)

  本书为美术史论家、民间美术收藏家王树村所著,收录了江苏、安徽、福建、四川、山西、河南、陕西、天津、河北等十省市最为精美的戏出年画,全面展现了各地的绘画风格、曲目及表演特色。在体例上,本书以“说戏”“说图”“细部欣赏”三种文字层次,深入戏出年画的精髓,表现出中国民间文化博大的内涵。

  著名实力派女作家、文艺学博士、红学专家计文君,10年潜心研究之作。被著名作家李敬泽称为“小说家里最懂《红楼梦》的”,被著名作家李洱誉为“红学”研究最高成就。

  《曹雪芹的疆域:红楼梦阅读接受史》作者计文君以《红楼梦》为研究主体,从文化物种获取生存度的角度,勾勒了《红楼梦》从诞生到今天的传奇“经历”。本书为《红楼梦》研究普及读物,既有学术研究著作的逻辑性阐述,亦有生动有趣的表达,对中学生接受《红楼梦》原典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碗和钵》是一本跨界表达的散文作品,分为“碗”与“钵”两部分,从人们日常生活器具碗和钵谈起,论及艺术家杨键水墨画作品“碗”“钵”系列,通过庞培、杨键两位艺术大家的思想对话与交流,通过文学和艺术作品的相互阐释和表达,揭示碗和钵形象的象征内涵及其背后的哲学逻辑。

  著名作家半夏最新小说力作。悬铃木咖啡馆是一个城市百态观察的据点,如果不来这里熏染点人气,就无法让生活继续……一间讲述市井与情感故事的咖啡馆,讲出了一城的精致与忧伤——如万花筒般折射出大千世界、人间百态,堪称昆明版的“人间喜剧”。

  著名作家莫言、李洱推荐,著名江南才子型作家、文人、书画家代表人物——荆歌最新力作,该书表达范围穿越亚欧大陆,以文学+艺术为切入角度,描述苏州和马德里两座城市隔空对望的不同景观、切身感受和思考,一东一西,世态人文、风土人情,风貌尽显。# 云上

  70后女作家赵波以个人成长经验直接书写,高度关注个体生命的内心世界,强力书写现代物质文明挤压之下所产生的种种孤独感与荒诞感。深入当代都市生活的前沿,以灵动、微妙、细腻而又丰富的个人化叙事方式,大胆袒露内心的隐秘,坦率而真诚地直剖内心。

  《灰烬的光辉:保罗•策兰诗选》由著名诗人、翻译家王家新教授精心编选和翻译,由约360首诗和部分策兰的获奖致辞、散文和重要书信集结而成。本书既充分展现了策兰一生创作的精华,又是王家新多年来翻译和研究策兰的心血结晶,对于策兰译介和中国当代诗歌的创作和翻译都具有重要意义。本书所附录的策兰获奖致辞、散文和书信,也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痛苦而又卓异的诗歌心灵。

  法国诗人、作家埃德蒙·雅贝斯《问题之书》首次中译本,一部“不属于任何类型,但却包罗万象”的跨文本作品。透过声光闪烁、意象与联想交织的诗化外壳,雅贝斯注入的是“寻根”式的思考和将自己献祭于被遮蔽的“无限”场域里进行“精神”再创造的“书写”求索的内核。纯粹译丛“埃蒙德·雅贝斯作品系列”代表作。

  作品被列入西方正典,法国著名思想家埃德蒙·雅贝斯著作“埃德蒙·雅贝斯文集”之一《相似之书》中文版首次面世。共分为三卷,分别是“相似之书”“暗示·荒漠”和“不可磨灭·不能察觉”。书中充满了雅贝斯式的哲学思索,从语言到文学,从宗教到传统,焦虑与困扰在作者灵魂的拷问中不断明晰、坚定。纯粹译丛之“埃蒙德·雅贝斯作品系列”重要作品之一。

  原标题:《刘楠祺×余中先×王家新×杨芳州:“不属于任何类型却包罗万象”丨纯粹读书会》